日本一大学毕业典礼 机器人替学生领毕业证
来源:日本一大学毕业典礼 机器人替学生领毕业证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8:00:37


这天,正好有记者过来随救护车采访。接到病人后,邱琳玉在前面开路,医生和担架跟在后面,她冲出去看到记者没穿防护服,赶紧喊:“快闪开!”跳上救护车后,邱琳玉开始准备氧气瓶、心电机器等设备。

北京前门公交站台,海报画面主角是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。当时,邱琳玉接运患者时,奋力冲向急救车,这一瞬间恰好被抓拍。  受访者供图

天下着小雨,病人冲到马路上哭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拉着她,怕她寻短见,心里真的好难受。”邱琳玉说。最终,经过协调,医院还是收治了这名患者。

没关注照片,心思都在抢救上

这项庆祝活动持续了4天,有当地民众以及来自秘鲁和智利的数百人参加。一名参加该活动的71岁男性,事后出现疑似新冠肺炎症状,并于3月29日去世。目前该市共出现6例确诊病例。蒂伯西奥·舒克市长因此将面临检方危害公共健康和渎职的指控。

对于这张照片,邱琳玉并不在意,“但家人看到了,会忍不住担心。”她记得,事后婆婆特意打电话叮嘱她注意安全。

他表示,目前马来西亚公众对于禁令的遵守情况较之以前有所改善。

“当时前面的记者没穿防护服,我嗓门儿大,就冲他喊,没想到被拍了下来”,4月7日,邱琳玉笑着对新京报记者说。去年11月,武汉市第六医院骨科护士邱琳玉,被调派到岱山120急救站点。没多久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“我被拍下来,是运气好。说实话,在这场战‘疫’中,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奔跑。”

病人送不进医院,“心很累”

岱山120站点,有三名医生、三名护士。护士和医生搭档,工作时间为24小时,三天一轮班。上班的时长没有变化,但疫情期间的出车率增加了八成。“我29岁,还年轻,身体不怎么累,就是心累”,邱琳玉说。